羊城晚報記者 溫建敏 實習生 王芸婷 胡志峰 曾憲莉
  2014年7月11日,廣州市荔灣區人社局正式認定該區財政投資評審中心主任周瑞清為工傷。此時,已距周瑞清被殺害近兩個月。
  周瑞清的遺體是在其供職的荔灣區財政投資評審中心大樓的廁所里被清潔工發現的,身中數刀,該中心是隸屬於區財政局的一個事業單位。4天后,警方將犯罪嫌疑人房某某及其老鄉房某抓獲。令人驚詫的是,嫌疑人房某某是大樓當天的值班保安。
  雖然凶手被抓,但周瑞清的親屬並不滿意,他們希望搞清楚為什麼一個保安會下此毒手……
  辦公樓里的血案
  2014年5月20日,是一個被炒作得很浪漫的日子,因其諧音為“愛你一世我愛你”。但對36歲的周太太來說,這是一個黑色的日子,前一天晚上,她和7歲的女兒失去了各自愛著的丈夫和父親。
  “前一天下午,我女兒學校保安給我打電話,說女兒沒人接,我當時還很納悶,因為我先生不是一個做事沒有交代的人。”周太太說,她問了周瑞清的同事,同事稱:“保安說他(晚上)7點多就走了。”但當晚周太太打了近百次電話均無法聯繫到周瑞清。5月20日一早,周太太到荔灣區財政局詢問,但沒人告訴她準確消息,她感覺怪怪的,又打車去荔灣區財政投資評審中心,發現整棟大樓被封了,直到下午6時,她才得知丈夫遇害的消息。
  由廣州市荔灣區人社局出具的《工傷認定決定書》上這樣寫道:“周瑞清是廣州市荔灣區財政投資評審中心的職員,聘任崗位主任,在從事管理工作過程中與值班人員房某某發生多次摩擦,2014年5月19日晚,周瑞清在評審中心工作期間被房某某等兩人實施報複行為,暴力傷害致死。”
  據廣州本地一家媒體報道稱,犯罪嫌疑人房某某對其犯罪行為供認不諱,房某某說平時周瑞清對保安的管理十分嚴格,遇到保安做得不對的地方輕則責備,重則扣工資,有幾次房某某見到周瑞清時打招呼,對方都不予理睬,時間一長,房某某的心裡累積了很多怨恨。該報道還稱,警方推測,周瑞清被綁後沒有說軟話,進一步激怒了嫌疑人,導致其遇害。
  作案動機疑雲
  而這份工傷認定及媒體報道對周瑞清死因的描述,點燃了周家親屬的怒火。
  在周瑞清家屬看來,《工傷認定決定書》上所使用的“摩擦”二字並不合理。“我們認為,周瑞清作為評審中心領導,即使因為保安表現不好進行批評教育,也是代表評審中心主任履行管理責任,即便有扣保安工資,也是依照相關管理制度執行,屬於捍衛國家利益的表現。根本不存在摩擦的問題。”家屬認為,《工傷認定決定書》應該把“摩擦”等相關字眼刪除,或使用更為貼切的語言來表達。
  對相關媒體報道的殺人動機,周瑞清的親屬也有非常大的意見,認為報道中所稱周瑞清對保安態度不好及被綁後沒有“說軟話”,是在“往死者身上潑髒水”。周太太稱:“很多細節在媒體上公開,並作出死因推斷,卻沒有人告訴家屬破案的情況。”她對此表示不解。
  曾經與周瑞清共同參加過汶川援建,與其相識近10年的王軍(化名)告訴羊城晚報記者,周瑞清在工作中認真負責、積極主動、專業水平高、責任心強,是一個平易近人的人,在朋友之間是一個平和的人,在為人處世上,朋友對他的評價都很高。
  周太太表示,結婚12年,他們夫妻倆幾乎沒有吵過架,因為兩人的性格都比較平和。“他平時跟人說話聲音都很小,不仔細聽也許都會聽不見。而且他也是出身農村,所以不太可能對待保安態度惡劣甚至歧視。”周太太說,她曾經也帶著女兒去過評審中心,丈夫和她都跟保安打過招呼,女兒也會喊“叔叔”,不存在歧視這種說法。
  在周太太看來,周瑞清的死可能與其曾經“拒絕過包工頭的紅包”和收到過恐嚇短信有關。“你知道的,女人有時喜歡翻下老公短信,結果有一天我竟然看到一條恐嚇短信,內容大概是‘你小心點,別得罪×哥!否則讓你好看!’”
  據周太太所說,存有恐嚇短信的手機已被嫌疑人在作案時扔掉。
  涉事保安曾離婚
  荔灣區財政投資評審中心位於育才街左手邊一個小巷子里,是一個入口很小的門面,從外面看,樓道窄小且破舊,樓道口的玻璃門上張貼的通知顯示,從5月23日起,評審業務臨時移至其他地方。
  在門口看守的保安告訴記者,該樓已不再用於辦公,案發地點已被封鎖。
  該保安表示,之前該評審中心只有他和房某某兩個保安輪流值班,每人每天負責12個小時,每月工資2000多元。自己基本沒被扣過工資,房某某被扣的次數也不多。他認為,房某某和周瑞清平時就有矛盾,但是如果房某某的老鄉房某不來,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他說,房某某老鄉房某是過來找工作的,在該評審中心提供的保安宿舍里住了十幾天。該保安與老鄉房某接觸不多,但表示對其印象並不好。
  關於房某某,據該保安稱,他1984年生,廣東清遠瑤族人。在他眼裡,房某某比較內向、老實,離過婚(未正式辦理離婚手續,但已分居兩年以上),有個5歲多的女兒與其母親一起生活。
  家屬想討個清白
  周瑞清遇害以後,其來自江西和深圳的十幾名親屬住在距離周家不遠的酒店里,共住十間房。周瑞清弟弟說,每天每間房費為200多元,由荔灣區財政局墊付。但家屬稱酒店已多次不予續房。
  事發後,家屬在6月17日向荔灣區財政局和民政局提出了書面申請,申請內容包括“成立周瑞清因公被害善後處理領導小組、解決周瑞清妻子工作問題、解決住房問題、周瑞清同志因公被害相關賠償問題,追認周瑞清為烈士”等5項要求。
  截至記者調查之日,除了6月30日在信訪當場收到的《信訪事項程序性受理告知書》,7月4日荔灣區財政局關於信訪事項的答覆,以及7月11日的《工傷認定決定書》以外,家屬沒有收到過政府的其他正式回覆。
  關於家屬的各項要求,荔灣區財政局在7月4日的答覆中表示關於善後問題,已成立專案應急小組;關於追認周瑞清為烈士問題,應在案件審結後,再由區評審中心視案件情況研究是否提出烈士申報;關於追責問題,建議家屬方與龍城物業先行協商,或在刑事審判時一併提出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因為該局於2013年1月通過招投標採購了深圳市龍城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廣州分公司的物業管理服務。
  家屬對於此回覆函並不滿意,在家屬看來,回覆函顯示財政局在處理此事上的態度比較消極。記者為此致電荔灣區財政局,相關負責人表示該案還在偵查中,司法程序還沒過,不適宜對外公佈。
  周瑞清和妻子結婚時買了舊式樓梯樓的頂層9樓,周太太帶記者去看房子時,每爬上一層就要歇一會兒,她說自己從來沒有一口氣爬上去過。丈夫遇害後,周太太在家裡住了幾天,覺得太痛苦了,所以也搬去了酒店。2002年買的房子,70平方米,現在仍在還每月1000元的房貸。他們有一個女兒,在上小學一年級,最近去了外婆家,她知道自己的父親已經去世,但是不知道具體情況。
  記者臨走時,周瑞清的家屬表示,人已經不在了,他們現在只有兩大訴求,一是還周瑞清一個清白;二是希望相關政府部門在處理此事上能有一個積極的態度。
  溫建敏、王芸婷、胡志峰、曾憲莉  (原標題:財政局官員被殺之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50narbso 的頭像
na50narbso

爺爺

na50narbs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